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腹黑相公枕上宠 > 第1079章 他要做一个乐师

孙嘉说的没错,萧羽果然很快出兵了,这些年他派人摸清楚了蜀地的情形,安插了细作,甚至策反了不少的人,大越军队,势如破竹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攻进了的益州。

此时李琮延已经被人叫醒,他早在很多年前已经自立为王。得知大越军队已经攻进了城,他并不意外,只叫人更衣。

心腹下属道:“陛下,大越军队已经攻进了城,乘现在他们还没有进来,属下带人护送陛下离开、”

李琮延冷笑一声,道:“朕不会走,也没有退路了。”

还能退到哪里?他已经退的够远了。

李琮延穿上衣服,抓起一旁的酒坛子喝了一口,拿起宝剑,走了出去。

他身边除了几个心腹,其他人一看大事不妙,已经全都跑了。

宫里到处都是逃跑的宫女太监,李琮延边走边砍杀了几个人,直到到了城楼,上面横七竖八的倒着一些尸体,写着大周的旗子东倒西歪,城门外是大批的大越军队,李琮延看到了坐在马上的的冷冽男人。

因为离的远,看不清萧羽的样貌,事实上,萧羽长什么样子,他是真的不记得了,感觉上次见他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卫琮曦的身影,李琮延还有点失望。

他可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卫琮曦现在连报仇都懒得自己动手了。

李琮延端起酒坛子猛地灌了一口,辛辣的烈酒进入喉咙,他只觉得整个人如火烧一般。

萧羽显然是不打算善了的,一声令下,军队开始攻城,脆弱的城门很快就被打开…

李琮延喝光了最后一口酒,将酒坛子扔了下去,酒坛落地,碎了一地。

李琮延擦了一把嘴角,嘴角带笑举起了手中的宝剑。

他怕死吗?自然是怕的,可是怕有什么用?怕了他就不用死了吗?

李琮延想到了他的兄弟齐王,当年他也是这么死的,他都可以死的这么有风骨,自己自然是可以的。

他们兄弟,内斗了半辈子,最后便宜了外人,丟了江山,如今不能连皇室最后一点风骨也丢了。

说起来可笑,江山都丢了,还要风骨有什么用?

李琮延就是想死的有尊严一点,毕竟他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可怜可笑的尊严了。

李琮延死了,他接了萧羽十招,就十招,不多不少,就被斩杀。

他倒在地上,看着蜀地灰蒙蒙的天,想起了澜京的天。

澜京的天空很蓝,小时候,他还住在皇宫,和周贵妃住在一起,那时候,宫里的天都是四四方方的,不过很蓝很蓝。

李琮延很喜欢抬头看天,看天上的鸟儿,想象自己也变成了鸟儿,可以自由的飞。

年少时,他不喜欢读书,他更喜欢弹琴,他的梦想是做个乐师,每次看到宴会上弹奏的乐师他就无比的羡慕。

他甚至偷偷拜了一位乐师师父,跟他学习弹琴。

后来,这件事被周贵妃发现了,她大骂他玩物丧志,不思进取。

后来李琮延就在没有见过他师父,他打听过,那人也没有出宫,一年后,一座废弃的宫殿深井捞出一具尸体来,李琮延偷偷去看了,那尸体虽然早已腐烂,可他头上的发簪还在,那一只琵琶造型发簪,很独特,李琮延见乐师师父带过。

从那之后,他就开始好好读书了,无论做什么,他都要做到最好,他甚至比太子还要优秀,周贵妃夸赞了他,皇帝也夸赞了他嗯。

李琮延很高兴,说不出为什么高兴,他就是觉得大概该高兴吧。

直到卫琮曦的出现。

他像是一个异类,凭空出现,他长得俊俏,学什么都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的存在好像就是为了称托出旁人的愚笨。

从那时候起,他的父皇就不夸赞他了,因为有了更优秀的人。

周贵妃也变得焦躁,她觉得自己的儿子怎么能比不过一个臣子的儿子?尤其这个还是陈兰若的儿子。

事实上,比不过就是比不过,李琮延觉得人和人就是有差距的,他比不过卫琮曦这是事实。

后宫的好多女人对于陈兰若这个人,似乎都带着某种不可说的敌意。

李琮延见过几次陈兰若,他早就忘记了她的样貌,不过他记得那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足可以艳压整个后宫,而卫琮曦继承了她这种美貌。

卫琮曦真是什么都好。

李琮延知道自己就算是怎么努力都比不过他,那就不比好了,可周贵妃说,让他一定要比卫琮曦强,不能输给他。

为什么非要和卫琮曦比,李延不知道,他的成长变成了一场和卫琮曦之间的比赛。

他很羡慕卫琮曦,后来又嫉妒他,觉得他活的恣意潇洒,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的心态有些扭曲,那时候他时时刻刻的想把这个优秀到完美的人踩在泥土里。

他做到了。

他的父皇,那个高高在上自称是真龙天子的人帮他做了,李琮延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看着卫琮曦从云端跌落,他高兴极了。

他和他父皇成了一样的人。

李琮延不想杀死卫琮曦,他想看着他狗一样匍匐在自己脚下,摇尾乞怜。

事实上,卫琮曦也真是能忍,他居然在远山镇熬了过来。

李琮延还挺吃惊,直到在澜京看到他,李琮延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死过一次,他像凤凰一般涅槃重生了。

可此时再杀她,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何况,他那个愚蠢至极的父皇,也没想过要杀了卫琮曦,他还沉浸在打败卫萧的喜悦和成就中,就像是当初愚蠢的自己。

再后来…

再后来的事情,李琮延记得很清楚,他在宫宴上看到了那个女人,南越公主萧近月。

她的舞蹈惊艳了他。

李琮延当时只觉得她漂亮。

后来她和卫琮曦走的近,李琮延便开始觉得不平衡。

卫琮曦已经是个废物了,还有女人前仆后继?他有什么好?

李琮延的好胜心起来了,他觉得,想要彻底踩死卫琮曦,就该抢走他最爱的女人。

李琮延也这么做了,慢慢的假戏成真,什么时候成真的,他不清楚,他只知道,他也喜欢萧近月,她和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同。

求而不得最是痛苦了…

李琮延看着头顶的蓝天,感觉他的血液在慢慢的流干,他想,来世,他要做一个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