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 第2383章 胎死腹中?

第2383章 胎死腹中?

“谁都别想走!”

灵诡狠厉的娇喝了一声。

“林幼你呆在这,一会儿会有人过来带你回去。”

话落,灵诡转身抱起自己母亲就飞奔离去。

宫司屿一得知清瑶姬被熊孩子撞倒,流血不止,十万火急带着灵渊和天魔赶了过来处理现场。

而灵诡直接带着自己母亲回了九十八重天。

灵天在金銮殿议事时就感觉到清瑶姬出事了。

因为他们之间有共生咒维系,清瑶姬出一点岔子,他都能感觉到。

他匆匆散了议事神官,刚飞出金銮殿,就见自己的侍从火急火燎赶来。

“启禀神帝!清瑶帝妃大出血,灵诡公主抱着回来的,看来是要早产了!人已经送回寝宫,可帝妃哭着要您,快去看看吧!”

“大出血”三个字,如当头一棒,吓得灵天心口揪紧,瞬然间没了踪影,朝自己宫殿而去。

神帝宫中,没有女仙。

此刻,只有一个灵诡在陪着清瑶姬。

轻纱幔帐飘飞间,清瑶姬满头冷汗,咬着唇,死死攥紧自己女儿的手,“宝贝……我……我生你和殇儿的时候,也没这么惨啊……怎么怀两个就……就这么不顺呢?”

灵诡用袖子给自己母亲擦了擦汗,叹气:“可能你点背?”

“我疼……”

“你深呼吸!臭爹马上来了!”灵诡继而又道,“怎么一个接生的女仙都没有,糟心!总不能让药神他们直晃晃就这么进来看你生孩子吧!我去把龙母喊来!”

说着,灵诡掏出手机,一通电话打给了龙母。

灵天前脚到,龙母后脚就带着好几条有丰富接生经验的母龙赶来了。

霸气的龙母觉得灵天碍事,不让他进去。

“清儿这个时候需要我!你让开!”

“你该做的是赶紧找人准备接生的物件,别碍事!”

“已经吩咐下去了,你先让我进去,清儿生诡儿的时候,我和她有误会,没陪她生,清儿生殇儿的时候,远在虚无界,独孤一人,我又没赶上,这次她竟大出血,若还不让我进去陪,你想让我心疼死吗!”

灵天怒喝咆哮,夺过了龙母的阻挡,踹开殿门,就冲了进去。

恰逢清瑶姬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哽咽呼喊着:“我要我老公……我老公呢……”

灵天箭步如飞,到了龙床边,却惊觉明黄的床铺上,渗透了清瑶姬的鲜血。

彼时,灵诡正半跪在床前,给自己母亲注入灵力,替她维持力气。

“按理说,神族生产,哪会大出血,帝父你不觉得奇怪吗?妈妈灵力如此强悍,可她仅仅只是被一个孩子撞倒罢了,就忽然如此,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清瑶姬一见到灵天,泪就顺着眼角滑落,她吸气,“我觉得……我生不下来……我疼……”

灵天在床边坐下,俯身紧搂住自己妻子。

“生完这趟,咱们就不生了,清儿乖。”

灵天话落,吻了吻清瑶姬苍白的小嘴,然后眸光寒冷彻骨的看向灵诡。

“你是觉得……此事有猫腻,有人想暗害你母妃?”

灵诡小脸阴冷,“但愿是我多想,先派神官去查吧。”

#

与此同时,百货商场。

宫司屿、灵渊和天魔赶来时,商场总经理准备报警,但是却被天魔拦下。

宫司屿看向一脸深思的天魔,“怎么?”

总经理办公室内,天魔掌风狠厉,劈晕了经理,面色古怪的看向了那神情木讷的一家三口,“报警没用。”话落,天魔弹指一挥间,那撞了清瑶姬的一家三口,倏然间被三道黑雾笼罩,骤然变成了三只玉雕人偶,“是假人,这不是人界所为,这玉雕来源神界,恐怕是有人不想你媳妇儿的母亲顺利诞下孩子,故使计谋害。”

说着,天魔捡起了地上的三枚玉雕人偶,交给了灵渊。

“你如今虽已经不是太子,也非三界总局副局长,但依旧是审判之神,这件事,自当你来定夺审查,你速回神界,将此事告知灵天,我和帝司先带你家小孩回去。”

灵天盯着手中的三只玉雕人偶,面色出奇的凝重。

他好像明白是何人所为,眼神晦暗。

“那帮我照顾好崽崽,我恐怕近一两天内,无法回来了。”

灵渊认出了手中玉雕人偶的材质,这是圣霄山上独有的玉料,神界珍品,绝不是其他地方能有的。

母妃啊母妃……你可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你这是在挑战帝父最后的底限!又在挑战身为审判之神的儿子,对待自己母亲能否公正严明,能否大义灭亲吗?

清瑶姬生了一天一夜,都未能诞下双胞胎。

没人找得到原因,哪怕清瑶姬虚脱陷入昏迷,药神前来诊脉,都未能找到原由。

无奈之下,灵诡只能找来了自己师父无天老祖。

无天老祖被拽住神帝宫殿门前,挥袖,“去!女人生产,老夫不看!”

“师父,没让你看她生孩子,就让你瞅一眼看看怎么就生不下来呢,母妃又不弱,天神呢,你见过天神产子大出血的吗?我那会儿生素素和厉儿伤成那样都没像母妃这么恐怖,你没瞅见,血都淌地上了……”

无天老祖受不了灵诡撒娇,但也绝对不踏入神帝宫半步,只是神神叨叨的掐指算了算,忽然神情严肃,震怒:“好歹毒的手段!”

灵诡暗惊,“这里面真有猫腻?您料事如神,知道是谁了?”

“还能有谁!生育之神整个神界就那么一个!能神不知鬼不觉对清瑶姬动手脚的也就她了!”无天老祖话落,负手而立,怒喝,“来人!”

骤然间,数百名神兵出现在无天老祖面前,黑压压跪了一片。

“去圣霄山!将圣霄那个女人抓来见老夫!”

彼时,灵渊出现在灵诡面前,将手中三个玉雕人偶呆在她面前,垂眸哑然,“诡儿,大哥的母妃……对不起你母亲……”

话音刚落,灵天面色寒酷的从殿内走出,他明黄的长袍前摆,沾满了血。

“生不下来……”

无天老祖愠怒,“能生下来才怪!圣霄下了咒,她不解这咒,便是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