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巨星妈咪超给力 > 第1111章 没有理由

脚步声渐近,宁染没抬头,也能感觉到压力。

那种无形的压力让她非常难受。

“你来这里做什么?”

冰冷刺骨的声音。

周围的气压和温度同时降低,宁染坐立不安。

感觉她现在和他的距离,又恢复到了最初认识时的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但并不是每个人的初见,都是美好的。

她和他的初见,就是冰冷,疏远,距离。

还有他高高在上,她卑微在尘埃。

但那时她还好,没有这么大的压力,因为没有亏欠。

以她倔强的个性,她那时在他面前并不怂。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内心有亏欠。

白桦的死,她有撇不清楚的干系。

如果不是她,南辰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有那么大的压力。

虽然说很多事非她所愿,但确实就是因她而起,这是事实。

“我问你话。”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宁染没辙,只好硬着头皮,抬起了头。

南辰黑衣黑服,手臂上挂着黑纱。

皮肤依然白皙,依然面无表情。

但眼睛里有明显的血丝,那是累的。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压力太大了。

宁染有些相哭,想抱一抱他。

但她清楚,自己现在没有这个权利。

而且她一但抱上去,他肯定会拒绝,这是她的猜测。

她还是有些了解他的。

两人就这样对视,南辰眼神越来越凌厉,越来越不耐烦。

“你哪里不舒服吗?”

宁染后知后觉地问候了一句。

他那么忙的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来医院。

南辰没有回答。

他确实不舒服,心里不舒服。

只是随便让乔战查一下,没想到乔战工作效率惊人,竟然查到了宁染在这家医院。

这是花城最贵的医院之一,以南辰对宁染的了解,她那么抠门的人如果生病了,绝对不会来这么贵的医院。

所以猜测她是陪别人一起来的,而且陪的那个人一定不简单。

普通的百姓生病,绝对不会来这里,因为这里根本不能报销医保,只能报销商业医险。

换句话说,来这里的都是有钱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人,是财务自由,可以随意花钱的那种。

南辰越发好奇,宁染是陪谁一起来的?

这家医院对病人的资料绝对保密,就连乔战的资源,都没法查到。

白桦的墓碑被泼了狗血,现场遗留了宁染的发夹。

这自然不能说明什么,可是如果恰巧宁染又在此时和别人搅在一起,那南辰难免会有一些想法。

所以南辰来了,他得看看,宁染到底和谁在一起。

宁染的心好慌。

如果南辰知道她是陪阮安西来,他一定不会高兴的。

这几乎是绝对的。

可是人都找到医院来了,她又怎么可能瞒得住?

最重要的是她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她又为何要瞒?

“阮安西生病了,病得很严重,我陪他来看医生,他在楼上的病房。”

不管了,直接说了,死了就死了。

南辰的脸色果然就很难看了。

本来就不好看,这下更难看了。

宁染觉得他要杀人的样子,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下。

还好南辰没有杀人,径直走向电梯。

但医院的电梯需要刷卡才能进入,南辰不是病人,他自然没有卡。

如果要去探视病人,那需要前台转接,确认无误后,才会带他进入电梯。

所以来这里看病,不管多大的腕,也不会担心会被偷拍。

这也是贵的原因之一。

南辰看向宁染,宁染有卡。

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但宁染别无选择,还是刷卡进了电梯,带着南辰来到了阮安西的病房。

推门进入,阮安西看到南辰,一下子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反应非常迅速,他的速度和他本来病殃殃的样子形成巨大的反差。

宁染脑子里甚至蹦出两个字:诈尸。

可这还没完,接下来的事更是让宁染感到恐慌。

阮安西突然往枕头下一摸,掏出了一把小巧的枪,指向了南辰。

南辰明显也没想到阮安西的反应这么激烈,也有点懵。

但南辰不害怕,并没有往后缩,更不会把手举起来。

“阮安西,你干什么?

你又不是不认识他,你至于这样吗?”

宁染颤抖着喝道。

但阮安西并没有把枪放下。

宁染也实在想不明白,这货什么时候藏了把枪在枕头底下的?

有这必要吗?

阮安西一把扯掉手腕上的输液针管,举着枪向南辰走了过去。

南辰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并没有任何惧意。

“混帐,我要杀了你!”

阮安西恨声道。

宁染也懵了,阮安西这是在干什么?

他和南辰一向不睦,这个宁染是知道的。

可是好像他也没有杀掉南辰的必要吧?

没听说南辰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以前两人也交锋过,但主要还是围绕着宁染。

而且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南辰主动发难,很少有阮安西主动要动枪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花城,阮安西如果敢把南辰怎样,他插上翅膀也飞不出这个城市。

宁染挡在了南辰面前,“阮安西你把枪放下,你这是干什么?”

“你让开,我杀了这个混蛋。”

阮安西双目赤红,充满浓浓的恨意。

以前他看南辰的时候,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让阮安西对南辰滋生出这么浓烈的仇恨?

南辰干什么了?

在白桦事件以前,宁染和南辰是很近的。

除了工作上一些细微的事之外,南辰几乎所有重要的行程,宁染都是知晓的。

如果南辰做了什么对不起阮安西的事,宁染应该知道才对。

可是据她了解,南辰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阮安西会如此恨他?

恨得要杀了他!

而且据宁染的观察,阮安西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他眼里是真的有杀意,他是真的想杀人!

阮安西这样的人,也不会轻易拿把枪吓人。

宁染挡在南辰面前,娇小的身躯想护南辰周全。

这一幕看起来很滑稽,明明她才是需要保护的那一个。

可她是真的想要保护南辰,她不会让他在自己面前被人枪杀。

如果可以,她愿意替他去死。

没有理由,她就是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