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时倾澜薄煜城 > 第971章 你这条命,我盯很久了!

子弹出膛,爆裂声骤响!

简宗的瞳仁倏地一缩,他立刻慌张地躲了过去,摁响了放在手边的警报器,简氏家族的下属闻声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进来。

“老大!”他们瞬间进入备战状态。

简宗被那子弹吓得不轻,他紧紧地攥住桌角,“给我……杀了他们两个!”

薄煜城幽深的眼眸里泛着淡淡凉意。

他漫不经心地瞥了眼,“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今天究竟是谁死谁生?”

铿锵有力的嗓音如珠般砸落于地。

音落,薄煜城余光一瞥,一众黑衣人便瞬间从简氏家族的别墅外涌了进来。

简宗脸色倏地一变,“你们……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外面看守的人是喂狗了吗!”

时卿珏勾唇冷冷地笑了一声。

他眯起那双寒眸看着简宗,“简宗,别以为这里是简氏家族的地盘我们就不敢动你,今天,就是你们的灭门之日!”

就在时卿珏话音刚刚落下后……

他身后的那众黑衣人,猛地向简宗冲了过去,两拨势力很快便厮打了起来!

一瞬间,简氏家族被炸至破败的别墅内剑影刀光,枪声频频响起,伴随着花瓶碎裂的声响,尸体很快就横躺在地板上!

简宗被他的下属们护在了中间……

但薄煜城和时卿珏的目标却显然是他,直接毫不犹豫地破阵向他而去!

“砰——”闻漠一枪击中简宗身前之人。

一道黑色的尸体直接躺下,周围的人为躲避子弹,也立刻向周边四散开来。

简宗瞬间便没有了任何的庇护!

他随即慌了,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周围咒骂道,“你们……你们还不快来保……”

但简宗命令的话还没有说完时。

薄煜城便箭步流星地冲到了他的面前,直接利落地擒住他的手腕,用力一反他的手臂将他擒住,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脖颈处!

“你……”简宗用余光瞥着他。

时卿珏寒眸冷冷地一瞥,他随即将手里的枪丢给薄煜城,“用这个。”

闻言,薄煜城抬眸望了一眼。

他随即扔掉手里的匕首,抬手接过丢来的那把枪,子弹上膛抵在简宗的太阳穴上。

“老大!”属下们见状立即就慌了。

简宗的心也咯噔向下一沉,他紧紧地攥住手臂看向薄煜城,喉结轻轻地滚动了下,但却极为克制,摒着的那口气显出他的紧张。

他声线低沉,“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说话间,他用余光打量了现场的情况。

除了净世阁和帝都两大顶级财阀外,甚至不乏S洲那位神秘老大手下的精兵强将……

即便不用问,简宗也猜得出来,恐怕连S洲都掌控在时倾澜和薄煜城手里,简氏家族已经显然不是这几股势力的对手。

“要什么?”薄煜城漫不经心地轻掀眼皮。

他将那冰冷的枪口抵在简宗的太阳穴上,蓦地用力狠狠一撞,“要你的命!”

“不!”简宗立刻出声似想求饶。

他舔了舔后槽牙,那张凶狠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悲哀,“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简氏家族的钱财和势力、或者A国的地盘,不管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但薄煜城深邃的眼眸里毫无波澜。

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论财,简氏家族远不及薄家,论势力,A国只要有净世阁在就轮不到你简宗说了算……”

“倒是你这条命,我盯很久了。”

“敢动我薄煜城的女人,还觊觎她腹中孩子的命!简宗,我就算杀你千百遍都不够解恨,你……死不足惜!”

简氏家族几次三番招惹时倾澜,而简宗是什么样的人,薄煜城再清楚不过,他绝不可能有任何悔悟之心,也绝不可能就此收手!

一旦他们这次放过了简宗……

等他卷土重来受伤的只会是时倾澜!

“砰——”薄煜城蓦地扣动了扳机。

根本不再给简宗任何辩驳的机会,鲜血瞬间向四周飞溅开来,淋漓的斑驳了早已遍地横尸的瓷砖地板……

简宗两只眼睛瞪得极大。

在子弹穿过头颅的那个瞬间,他甚至都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被打穿了头颅!

薄煜城低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漫不经心地松开手,简宗那具尸体便直接倒在地上,整个别墅里的打斗骤停,简氏家族的人立刻向他扑了过来!

“老……老大!”他们所有人都慌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今天竟然就是简氏家族的灭亡之日,简宗的尸体就躺在这里!

而简宗直到死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儿子,其实竟然还活在世上……

薄煜城慢条斯理地放下手里的枪。

他淡漠地瞥了眼简宗的尸体,“闻漠,将这里处理干净,整个简氏家族……都给我处理干净。”

音落,他便迈开长腿离开了别墅。

时卿珏冷眼旁观着,哪怕见到薄煜城开枪都无动于衷,随后也跟着薄煜城离开。

简氏家族自此彻底地销声匿迹。

……

华夏的清晨,时倾澜还在熟睡。

她逐渐从睡梦里醒来,下意识地向旁边蹭了两下,本想窝到薄煜城的怀里寻个舒服的位置,但手臂一捞却捞了个空……

察觉到身侧没人,时倾澜瞬间醒来。

“阿城?”她立刻掀开被子翻身坐起,伸手抚着自己被窝旁的位置。

没有温度,床单上甚至没有褶皱。

薄煜城昨晚根本就没回卧室!

时倾澜随即蹙起双眉,她立刻下床穿上拖鞋,推开房门走出去,“阿城?”

“小小姐,您这么早就醒了,需要帮您准备点早餐吗?”佣人恰好遇到了她。

时倾澜清澈的眼眸里有几丝忧虑。

她摇了下头随即问道,“看到薄爷没有?”

闻言,佣人仔细地回想了下,“没有,不过昨晚好像看到薄爷出门了。”

“昨晚……”时倾澜眸光微微一闪。

她昨天晚上很早便睡了,印象中薄煜城并未陪她入睡,醒来时身侧也没有躺过的痕迹,所以他昨晚出门后便再没回来!

时倾澜轻抿唇瓣,“我知道了。”

她说着便匆匆向楼下走去,佣人见状便慌了,“小小姐,您要去哪儿?您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