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楚月秦恒 > 第1655章 夜夜笙歌

‘秦恒’先一步回宫的,带着姝贵人回来,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

‘秦恒’回宫后就自己在盘龙殿休养了,因为他略有不适,有些咳嗽。

而姝贵人当然就回她自己的宝芳阁了。

出宫之前姝贵人就是后宫里最宠的,如今这一回来就更不用说了,一路上不少宫人都见过了,这位姝贵人就如同一颗成熟的桃子一般,简直是叫人忍不住地多看几眼。

那一身的风情在这一阵子可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了,而在出宫之前可都还没有呢。

可以见得这些日子在温泉行宫那边,她到底是有多受宠了。

而且这些日子她在温泉行宫,也有消息传回来的,都说姝贵人引得皇上夜夜笙歌,如今看到她这一副样子,那可当真不作假了!

“去把姝贵人喊过来。”淑妃听到消息后,淡淡说道。

姝贵人虽然如此受宠,但是她也不敢逆着淑妃,毕竟未央宫那边还需要淑妃帮她抵挡一二呢。

“娘娘。”姝贵人就过来了,毕恭毕敬给淑妃见了个礼。

“都说你受宠异常,今儿一见,本宫算是信了。”淑妃打量了她片刻后,这才说道。

任谁看到姝贵人这一副样子都知道,这是被男人宠得不轻的样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妩媚风流的韵味。

淑妃虽然看不上姝贵人的做派,但是这会却是满意的。

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看到的局面。

姝贵人听到淑妃的话,面带云霞,说道:“嫔妾也是不负娘娘所望,这些日子,皇上的确是宠爱嫔妾的。”

何止是宠爱啊,简直是盛宠了!

传回宫里的消息还真不虚的,自打过去温泉行宫之后,她每天晚上都是要侍寝的。

皇上当真是龙精虎猛,尤其是用了助兴的香之后,真真是要了她的命了,叫她死去又活来。

这些日子以来,她就是这么过来的,白天陪着皇上红袖添香耳鬓厮磨,晚上了就伺候皇上沐浴更衣,给皇上按摩捏肩。

皇上显然也很喜欢她,由着她伺候完后,就宠幸她了。

每天晚上都是如此。

因为实在是太盛宠了,以至于姝贵人就盼着自己能够怀上龙嗣了。

虽然是用了助兴的香料,不过香料是不影响怀孕的,她就盼着呢。

可是其他事都满意,唯独这一点实在是不如愿,她没能够怀上皇上的龙嗣。

月事来的时候,别说她多失望了。

不过好在皇上宠爱她,除了身子不便那几日,其他夜夜都召寝。

“这些都是你自己的本事,本宫也盼着你能受宠,不过本宫听说皇上身子骨有一些咳嗽?”淑妃让她喝茶,仿佛不经意一般问道。

“嗯。”姝贵人抿嘴点点头,有些不敢答话。

因为她知道皇上的身子骨有多好,这只怕是因为在行宫那边不怎么节制,这才会如此的吧。

“本宫告诫过你了,要皇上的宠爱固然重要,但是皇上的龙体,你也要爱护,在行宫那边夜夜都缠着皇上,皇上如今也不是年轻小伙了,哪里经得住你这般痴缠?”淑妃意思意思地训斥道。

姝贵人就只能认错了。

“不过本宫也是没想到,皇上会这么喜欢你,就你这个盛宠的劲头,都能够比肩当年未央宫盛宠的时候了。”淑妃继而又笑着说道,这话自然是包含鼓励了。

“嫔妾如今虽然受宠,但又哪里敢跟皇贵妃相比?”姝贵人迟疑道。

她是后边进宫的,不知道当年的皇贵妃何其受宠,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的。

“不用怀疑自己。”淑妃说道:“你做的很不错,毕竟如今皇上年纪大了,很多时候都在修身养性,但是你却能够叫皇上自制力那么好的人都频频失控宠爱于你,可见你的本事了,若是早十几二十年的,你跟皇贵妃之间谁胜谁负还难说呢。”

姝贵人脸上这才带起笑容来。

她虽然说的是迟疑,但是心里却是相当自傲的。

以前难说,可是在温泉行宫的这些日子里,皇上有多宠爱她她可是切身体会的。

男人再宠爱一个女人也不会比这更过的了。

“其他的本宫也不管你,但是皇上龙体是要爱护好的,邀宠归邀宠,但也要适度。”淑妃道。

“娘娘说的,嫔妾都谨记于心。”姝贵人就道。

淑妃点点头,也就让她回去了。

姝贵人一走,老嬷嬷就低声说道:“娘娘,这姝贵人还真有一手,竟真能叫皇上这般宠爱于她。”

“到底是年轻,皇上怎么会不喜欢呢,尤其出了宫,没有皇贵妃的阻碍,自然是想怎么宠就怎么宠。”淑妃淡淡道。

“香料的效果也是不错的。”老嬷嬷低声说道。

淑妃当然清楚,这一个月过去,皇上的龙体必然是受损了的,以前一年到底一个咳嗽都不见得会有,龙体十分康健。

但是这一次回来,据上报上来的说,一路上可是听了不少咳嗽。

原本皇上年纪就不小了,又被姝贵人这么缠着,女色是刮骨刀这句话可一点都不假。

“未央宫如今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淑妃转问道。

“是还没消息,除了每天那些物资进出之外,没有一点想开宫门的意思。”老嬷嬷说道。

淑妃冷哼了声:“由着她作去,当真以为皇上对她还新鲜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年纪了!”

正在说这个的可不止淑妃。

正在柳妃这边喝茶的贤妃也是:“你说皇贵妃她到底什么时候开门?皇上如今都从温泉宫里回来了,她这宫门还继续关着,这是要做什么?还没完没了了,不知道如今姝贵人如何受宠吗?”

“我也不知道月姐姐是怎么想的。”柳妃叹了口气,她去求见过两次,但是都没能见到人。

“她这臭脾气这么多年来就没变过。”贤妃撇嘴道。

柳妃问道:“姝贵人当真那般受宠?”

“那狐媚子如何会不得宠?听说出宫前还没有,这一回宫,满身全是风情跟韵味,在行宫那边,勾得皇上夜夜笙歌!”贤妃就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