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江南林若兰 > 第649章 姑奶奶来了

江南不由皱眉,纳闷道,“是吗,这是什么鬼地方,居然有这样的规矩,这不是在草菅人命吗?”

郑清儿吐了吐舌头,没好气的说道:“切,我就知道你害怕了,你这么小的胆子啊,看样子,你那战神的威严,是假的呀。”

江南简直无言以对,也不想跟她过多争辩。

“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呢。”

“不答应,那你就等死呗,没事的 ,我可以通过他们的考验,放心好了,包在本小姐的身上,我实话跟你说,那里,有我认识的人。”郑清儿似乎很得意。

江南也不知道她话有几分是真的。

但是,事到如今,只好随着她去。

福源堂,在郊外的一座山庄,写着几个大字。

来这里的人,络绎不绝。

这里钟灵秀丽,云雾环绕。颇有几分仙境的意味。

走到跟前,看见那些人,多少来寻医问药的。

不过先是要去登记。

而且,还不一定会收。

因为福源堂医术高明,很多疑难杂症,在这里,基本是能够治好的。

所以,吸引了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的人来此治疗。

但是,入门的条件十分苛刻,或者有价值连城的东西抵押,金银财宝,或者是要奉送身体的一部分,心肝脾胃等等。

但是即便是这样,有些人,为了亲人能够脱离病痛的折磨,甘愿奉献。

当然,前提是,福源堂会设置门槛关卡,过不了就留下来,过了就可以安然无恙。

看着排着的长龙队伍,江南不由皱眉,这要等到猴年马月吧。

而且进展是十分的缓慢,几个小时了,也就几个人进去了。

外面的人,心急如焚,却也是无可奈何。

他们甚至打起了地铺帐篷,在这里排队等候。

郑清儿惦着脚尖看了看,没好气的说道:“切,这样等下去,还没到你,你就已经嗝屁了呢,不行,我要去找熟人。”

说这,郑清儿就急匆匆的朝队伍前面去。

不过,自然是很快就引起了轰动和厌恶。

马上就把她给拦下来了。

这里还是有维持秩序的人。

“干什么,一边去,插队的话,取消资格,后面等着。”

郑清儿不服气的昂着头,挺着胸,“你知道我是谁吗,过去叫你们福源堂的少爷来,就说本小姐过来了。”

“我们少爷,是你随便见的,你什么人呢。”

“那有什么了不起,我是他姑奶奶,你去不去,不去我有你好看。”郑清儿嘟着嘴不高兴。

“哈哈,你算什么东西,胡说八道,滚蛋。”

几个守卫过来,要对付郑清儿,被江南捏住了手腕,直接推开。

江南声如洪钟,气势逼人,“她调皮任性,你们也不该这样对她吧。”

“靠,你又是谁,来惹事是吧,来人。”

一呼百应,来了几十个人,马上围住了郑清儿和江南。

“敢在福源堂惹是生非,活的不耐烦了,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郑清儿又羞又急,扯着嗓子说道:“来人啊,王有福,你这个混蛋王八羔子,你再不出来,姑奶奶我可砸了你这庙门,让你后悔终生。”

这一闹,马上就炸开了,那些保安守卫都目瞪口呆,这女人是谁啊,敢这样跟大少爷讲话,简直无法无天了。

要是不收拾,还让其他人怎么看。

二话不说,他们要动手,江南正要准备还击。

突然有人喊住手。

接着,一个人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少爷。”一路上,众人纷纷低头,毕恭毕敬。

王有福来到这里,看了看郑清儿,脸色很不好看。

郑清儿看见他,马上冲过去,揪住了他的耳朵,气呼呼的说道:“兔崽子,你总算是肯出来见我了啊,看见我也不叫一声?”

“别这样,好多人看着呢,给个面子。”王有福似乎很害怕郑清儿,低着头,红着脸,却是不反抗。

“我不管,你叫不叫人?”郑清儿瞪大杏眼。

王有福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堂堂一个少爷,受万人瞩目,众人敬仰,甚至要巴结讨好的,没想到,要在一个年轻姑娘面前,这样低声下气。

还要叫她姑奶奶,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跟班气恼的说道:“你简直胡说八道,我看你反了,岂有此理,怎么跟我们少爷说话的?”

“要你管,你闭嘴,王有福,我看你应该好好管教一下手下吧。”郑清儿冷哼一声。

王有福踢了他属下一脚,怒吼道,“都滚开,你们知道什么玩意儿。”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王有福对她这样尊敬,甚至很害怕她?

但是无论如何,也没人敢忤逆王有福的意思。

只好退到一边去。

王有福小声的在郑清儿耳边说道:“姑奶奶,给个面子吧,你有什么事,我们进去再说。”

郑清儿却是不依不饶的说道:“你大点声,我没听见,你说什么来着?”

“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您请吧。”王有福哭笑不得。

旁边的人都惊呆了,这下,那些原本很嚣张的保安什么的,全都对郑清儿刮目相看。

郑清儿也就神气活现的,挽着江南的手臂,直接跟着王有福进去。

那些围观的看病的人,都傻眼了。

他们都小声的讨论,郑清儿到底是什么来路。

福源堂的少爷亲自迎接就算了,还要叫她姑奶奶。

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人比人,气死人啊,只恨没这个关系,要不然,也不必在这里,苦苦的排队等候。

“姑奶奶你喝茶,你亲自到访,有什么贵干?”

王有福让属下都下去,免得丢了面子,然后亲自给郑清儿倒茶,还给她捶捶背。

郑清儿笑呵呵的说道:“这位是江南,有问题,你应该看出来了吧?”

王有福打量一眼江南,不由一惊,说道:“怎么会这样的,真是奇怪,太蹊跷了吧。居然有这样的事情,他能够活下来,坚持到现在,应该是个奇迹了。”

“看出来了?有把握治疗不,别废话,给个痛快话。”郑清儿斩钉截铁。

王有福却是为难了,苦着脸,叹口气,说道:“别的疑难杂症我还好说,可是他这个,我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