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综合其他 > 日向家的大少爷 > 番外:君临诸天:日向家与宇智波家

“嗯?父亲您.....”

日向秋无比惊愕的看着餐厅,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平日不睡到自然醒都要赖床的父亲,今天,他居然会准时七点半到餐厅吃早餐!

我的天.....这场面,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外星人入侵地球了吗?

“早安,宝贝......”

冬树享用着精灵王烹饪的早点,笑着朝宝贝女儿打了一声招呼。

漂亮的精灵王穿着围裙,在厨房里面忙碌着,看到日向秋的过来,满脸微笑的端出一份餐点,道:“小可爱,你不用等母亲了,她昨晚忙着加夜班,我估计早餐她是吃不上了。”

“emmm.......”日向秋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自己都忘记想吐槽啥了。

该说.....不愧是我父母吗?

日向秋深深地叹息一声,坐到了餐桌前享用起早餐:“父亲,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回祖宅玩。”

日向秋平日和父母生活在新家,假期大部分时间会回日向族地,和姑姐或者爷爷奶奶待一起,偶尔会去月之都黎明区逛街购物或者找其他叔叔玩。

“唔.....回家吗?行。”

冬树吃早餐的刀叉一顿,脸上的愉悦微笑逐渐消失,眉头微蹙。

一想到回家要面对父亲,冬树只觉得天灵盖青痛......

冬树是日向宗家的正统继承人,现在都准备生二胎了,早不知道离原定继承日偏离了多久,日足不催他才有鬼。

老父亲也知道冬树老拖延症了,所以一见到冬树就开始和尚念经。

………………

早餐过后,冬树就陪着日向秋回木叶的日向族地,日向家一如既往,并没有因为平行世界导致科技爆发,从而改变家族内部庭院景观布局,依旧保持冬树出生时古色古香模样。

“好久不见,哥哥!”

父母和雏田花火等人,似乎早就预料到冬树会回家,坐在凉亭里喝着茶享受早晨的宁静,就像等待游子归家,花火看到熟悉的空间门开启,便起身朝老哥挥手打招呼。

“哪有好久,才几天不见.....”冬树略感失望的回应花火的招呼。

成天尼酱前尼酱后,粘着自己的花火一抹多,自从中忍毕业考试之后,顺便也从兄控上毕业了,变为一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冬树既欣慰也稍觉失望。

再也没有一抹多给我举高高了,身为哥哥的我真的很失望!

但冬树可不敢说这句话,否则老母亲肯定给自己一脚,再白老父亲一眼。

大的是这样,小也是这样,你们现在都什么年纪了还老不正经!

“爷爷、奶奶、姑姐!”

日向秋一本正经开始打招呼,从尊老敬幼的顺序开始喊。

“哎~宝贝孙女来,给爷爷抱抱!”

原本板着脸的日足,听到日向秋年纪轻轻却懂规矩礼貌,顿时乐开了花。

他其实一直在纳闷,冬树一个比浪人还浪的浪子,加一个满嘴跑火车的漩涡女子,为什么能生出一个日向秋来。

老父亲在香磷怀孕时候,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未来的孙子或者孙女,应该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富家恶霸,就连上忍级别的礼仪老师都请好了,就等着香磷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结果负负得正....聘请礼仪老师的佣金都打了水漂,但日足依旧非常高兴!

这说明.....遗传学妙啊!

老成稳重遗传自爷爷奶奶,血继限界遗传自父母,日向家前途似锦之余顺便锦上添花,我们日向一族前途无量!

老父亲和老母亲,对宝贝孙女日向秋十分满意,尤其看到她的蓝眼睛,简直要把她宠到天上去.......

日向家的转生眼可不是秘密了,前有冬树舍人日向大筒木两开花,后有日向一族源头老祖宗复活开眼,紧接着雏田花火也冒了出来.......就连宁次也不知道怎么都能凑一回热闹。

其中秘密只有冬树,和其他觉醒转生眼的人知道。

除了冬树、舍人、老祖宗之外,并没有任何人觉醒了真的转生眼,雏田和花火的转生眼是因为大长老临死前,想力保冬树获得宗家之位,架了家主一手。

眼看父亲和长老们就要吵起来,雏田和花火只能亮出巨型转生眼投影,使得洁白无瑕瞳孔变为淡蓝色,将冬树给予的底牌透露给家族高层。

一波形势逆转,日足直接就骑在保护转生眼的大义上,肆意欺辱各长老。

至于结局.......各大长老们疯狂朝日足安利保健药和日向小姐姐,希望老父亲能再努一把力,尽早为日向家生出百八十双转生眼,成为日向家英雄父亲。

宁次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他是因为违反族规,与天天发展出恋情,才找到冬树这边寻求帮忙。

结局和日足一样,疯狂惨遭长老安利保健药和适婚年纪的小姐姐。

雏田和花火被冬树拉出去旅游,直接逃离日向家大型相亲现场漩涡。

冬树才懒得理长老们逼逼,反正雏田和花火都是独立自主的人,下半生幸福就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相亲?爬!

眼见父亲和爷爷又在诡辩,究竟谁来当家主合适,日向秋看着雏田姑姐问出了一个以前从来不注意,但现在很在意的问题:“姑姐,父亲平日有工作吗?”

论父亲有没正经工作,估计在涡之国里问到明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日向秋是真的很好奇,父亲平日里工作究竟是什么样的。

王牌公关?地下组织幕后黑手?或者什么歌舞伎町培训机构老板?

“嗯?怎么突然好奇这个......”

雏田一脸奇怪道:“工作当然有,否则怎么可能养那么大一个家,你父亲平日养的动物可要花不少钱。”

然后稍显宠溺的揉日向秋脑袋:“你啊....就是父亲养的最费心费力的一个。”

日向秋一愣,心里忽然就涌出了难言感动,但猛然想起昨晚,父亲穿着母亲的超短裤和准备当着自己的面,向自己演示怎么穿丝袜......

心底里涌出的感动,直接被金刚封锁给牢牢的封印。

不,我父亲才没那么慈爱,他和母亲生我一定是为了好玩!日向秋无视雏田姑姐的话,要不是她看过精灵王的录像机,就还真的差点信了姑姐的忽悠。

有哪个父亲会看着在哭的小孩,满脸得意向妻子道:“看,就她这手,我出生第六个月的时候就会玩了,因此我还有一个专属的奶妈!”

母亲也附和道:“也对....小布丁哭唧唧的模样,应该很可爱漂亮的,今晚给我见识一下你娇羞到满脸通红好吗?”

父亲与母亲完美无视了自己,并开始打情骂俏起来。

日向秋看到短视频的时候,直接满脸问号的看着精灵王。

精灵王拍着胸膛保证道:“亲的,我们精灵都可以保证你是亲生的,甚至还是我们帮你接生的!”

诸如此类短视频还有很多,绝大部分都是日向秋年幼时候,根本不愿意回忆起来的事,但精灵王帮她记录了,准备在她未来成人礼上播放........

日向秋追问了半天,最终从两位姑姐嘴里得知,父亲工作其实很艰辛也具有使命感,属于地质勘探和预防天灾人祸一类,与她所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工作过于正经.....根本不像父亲!

“喂,别把你父亲想的那么差,我以前怎么说也是忍界闻名的杰出少年!”

与父亲诡辩完的冬树,一回来就听到女儿在吐槽自己,而且雏田和花火都在述说自己日常生活曾经做过的蠢事。

希望保持威严父亲形象的冬树,立刻就不乐意的反驳起雏田和花火。

老母亲则没有参与讨论,只是在旁边看着众人,在心里感慨万千而已.......

该说,不愧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吗?

当初刚出生的冬树,也像日向秋这般板着脸,成熟稳重的像个小老头。

当然母亲不参与讨论,并不是没什么冬树的黑料能说,关于冬树雏田和花火的黑料,谁能比她当母亲的更清楚。

“不信你可以问你姑姐,想当初,你父亲我一人立于火影大楼之上,挥手铲平砂隐和音忍的联军,一个转身奔赴雨之国力战晓组织,并击溃某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亡灵和一只俊俏小红毛!”

“就连大筒木入侵,你父亲我都没有丝毫慌乱,上去就一脚,把他踢到世界尽头好自为自、好好反省.......”

冬树满脸得意的在女儿面前吹,随意选了几件当年干的大事出来说。

十二三岁一骑当千,一举团灭了两国联军,并在雨之国一战成名,真正成为宇智波斑一样的无冕之王,锤的小红毛和刺猬头、和某黑自闭了相当之久。

“嗯嗯嗯.....”

在冬树的讲述里是一回事,但到日向秋耳朵里,父亲的话就自带滤镜了。

“你父亲当年中忍考试,敢当着三国忍者面前跳芭蕾舞,还敢跑到雨隐名为晓的居酒屋里,和一个花名王玲的姑凉来波么么哒,然后随随便便就撩了一只红发俊俏小哥......”

“不单只这样,我还敢给老祖宗同族老爷爷来上一脚狠的,牛逼吧?”

日向秋耳里听到的,大概是这样。

集忤逆不孝、离经叛道、带恶人发言之人才像父亲该说的话,突然那么正经说话......日向秋觉得父亲很奇怪!

肯定是.....父亲有问题!他不对劲!

陪爷爷奶奶喝茶吃点心,在日足满脸不舍的表情中,冬树母亲将他们都赶出家门,让他们好好去街上逛逛,别成人陪老人家喝茶,沾一身的老气横秋。

望着年纪撑死二十有八,皮肤还极富光泽的奶奶,日向秋:“............”

奶奶是一个很慈祥的人,但她有一个古怪的癖好,成天喜欢说自己老.....爷爷和父亲一样,老不正经一个,成天买些古灵精怪的奇怪玩具给自己。

自己家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就是有一点钱,父母忍术造诣很有名,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就是辈分很乱,家里长辈都很年轻,自己出生什么样,他们到现在就还是什么样。

不过也正常,佐助先生和鸣人老色鬼不也差不多,就连老师也不会老,好色仙人都还有精力偷窥女澡堂呢!

出生前世界上的种种奇异,都被日向秋归结于无需言,也应知的常识里。

“那么.......就按照老规矩,先去找餐厅吃一顿饭,然后下午逛街怎么样?”冬树看着两大一小三位亲人提议道。

“其实也可以先逛街的.......”雏田稍显尴尬提议道:“今天中午应该回家陪父亲和母亲吃饭,至于老规矩.....我觉得可以保留到下午茶时间。”

“我懂了!”冬树恍然点头,明白雏田话里的意思是早上吃饱了,不用找餐厅加一餐,但中午可能会吃不饱,将外出先到餐厅的老传统保留着。

花火表情也稍显古怪,下意识就伸手搂着姐姐的腰,手掌放她肚子上,心里嘀咕道:“姐姐......到底是怎么做到怎么吃都不长胖的,吃的东西到哪去了?”

这问题是日向家不解之谜之一,知道雏田体质的无一不啧啧称奇。

毕竟.....日向家有白眼,如果雏田体内构造有什么不一样,早被送医院了。

“别搞怪,花火!”

雏田白了妹妹一眼,示意她的手别在自己腰部上乱动,会很痒的。

“才不要咧!”

花火满脸的滑稽,把雏田的白眼当成加大力度的暗示。

“哈哈哈.....”

……………………

“臭妹妹......”

气喘吁吁的雏田,没好气的扯着花火的脸颊:“都老大不小了,没个正经!”

“才不大,我永远十六岁!!”花火纠正姐姐语法上的错误。

“噗嗤.....你哪来的十六,你今年可是二十有......”

冬树看着花火长大,小时候还帮调皮的一抹多端过清洁用的水盆,花火当着自己和雏田的脸说这句话,岂不是暗示自己等人加大嘲讽力度?

“别说我的年纪出来!”花火瞪着冬树气鼓鼓道:“这是我的秘密,大秘密!”

与老母亲喜欢强调年纪大相比,花火相当不喜欢人家说出她的年纪。

你问她三维都可以,虽然不一定老老实实说出来,但起码不会炸毛,可涉及到花火年纪就直接炸裂,好像人家知道她年纪,她年纪就会随之增长一样。

“好好好,可爱的一抹多!”冬树满脸无语道。

“哼,这才是我的好尼酱!”花火满意的牵起冬树的手往前走。

随着众人的嬉笑玩闹之间,大家来到一个空荡荡的广场前。

这里是日向族地的后山,逛街的选择当然是去月之都,那里才是时尚最前沿的地方,也是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充满历史气息与高科技的奇异城市。

随着人踏入广场,地面出现大量黑色符文冒出蓝光,将众人传送至月球。

“来,小祖宗,叫一声老祖宗!”

日向秋一从蓝光空间们出来,就看到好姐妹宇智波佐良娜,被一名绑着高马尾穿着黑色便服带着黑手套,浑身充满攻气的帅哥壁咚在柱边上,而佐助先生和小樱阿姨满脸无奈。

日向秋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想法,因为她认识那名充满攻气的青年。

他是宇智波一族老祖宗,和自家辉夜姬老祖宗一样,属于身份特殊之人。

“才不要,老祖宗成天骗我!”佐良娜头一扭,丝毫不给宇智波斑面子。

“嗯,好乖的小祖宗!”宇智波斑异常满意佐良娜毫无敬意的一声老祖宗。

“老祖宗今天教你一招厉害的,至于你的父母,丢一边先吧!反正迟早都要沦为你觉醒万花筒的素材,只有老祖宗我才是永恒的!”

斑的偏爱只在佐良娜身上,对于佐良娜亲生父母,可不存在任何的好感。

佐助一脸黑线,小樱青筋暴起。

“A上去啊,给老斑头什么面子!”冬树在一旁看出殡不嫌殡大,煽风点火。

“哼!”

佐助上前拉起佐良娜,冷哼道:“遇到野生宇智波不要搭理,他们大部分都是心里充满仇恨内心阴暗之人,想学什么招式都可以找父亲,他会的我都会!”

“哼,大言不惭的家伙!”

宇智波斑冷哼一声,双手抱怀,强横的淡蓝色查克拉透体而出,就像是天空在此刻坠落,充满极致的压迫感:“阴阳遁都没练好的家伙,根本就没资格教导佐良娜任何东西,你也就会雷遁和火遁以及区区仙术罢了!”

“旧时代的老古董就应该入土....”佐助不甘示弱的散发出紫色查克拉,与宇智波先祖当街怼起来,准备学习冬树来回忤逆不孝之举。

佐助与斑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二人一见面都像吃火药一样,如果换成佐良娜出生之前,二人现在估计就两台须佐能乎互相对砍上百米太刀了。

“老祖宗,父亲!”

佐良娜气恼的一跺脚,大声道:“这里是空间传送节点,你们不要在这打!”

空间传送节点本来就是符咒,让两人在这打起来,传送术式肯定会消失。

宇智波斑嘴角微微上扬,昂头,藐视着佐助:“哼,算你走远.......还有,记住佐良娜说的话,老祖宗!是排在你父亲前的!”

“魂淡.......”

怒极的佐助当场撸起袖子,准备诛杀眼前的老祖(粽)宗(子)。

“真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冬树昧着良心,满脸亲善微笑的说道。

日向秋怜悯的看着好姐妹,她很明白夹在父母和老祖宗中间是什么感受。

她也经常夹在辉夜姬老祖宗,和母亲中间左右为难......一想起老祖宗和母亲同处一室,她的胳膊就开启幻痛了!

“既然你们都不要,那么佐良娜我就抱走了.......”

冬树若无其事一手牵宝贝女儿,一手拽着佐良娜,招呼上雏田和花火,加快脚步往月之都的黎明区走去,小樱捂着青痛的额头:“他们在吵架,可我这母亲还在这里当监护人的啊.......”

“算了,和冬树待一起也行,至少不用参与关系复杂的家爆......”

爆........火爆的爆,因为没有宝贝女儿在场,用不了多久就会火遁乱轰了。

小樱医疗橡胶手套一戴,双眼无慈悲的等待战斗结束。

她现在是莫得感情的医疗忍者。

…………

生8恐怖女吸血鬼....

被lsp一科普,丝毫不恐怖。

甚至脑海里只剩......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