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零七章 秦叔宝:我们的机缘到了啊

这到底是谁家啊——

对这老东西,王子安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王子安家的院子小,大家把马匹拴在门口的柳树上,一个个好奇地鱼贯而入。

然后,大家瞬间就傻了。

“子安,你这孩子过得也太惨了点吧,这大冬天的连个窗户都没有——咦,不对!”

牛进达话没说完,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几个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脸上露出震撼的神色。

刚才自己看到了什么?

那么大一块清澈透明的琉璃!

这个王子安,用这么大一块琉璃做窗户!

豪横,太豪横了啊。

程咬金因为夫人生病,好久没来了,也是第一次见到王子安的玻璃窗户,一双牛眼也瞪得溜圆。

“子安,你这是琉璃窗?”

瞧着一群人大惊小怪的样子,王子安忍不住心中好笑,也懒得再给他们解释琉璃和玻璃的区别,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算是吧,没别的,我就图个亮堂暖和——来,大家别在外面站着,里面坐吧……”

瞧着王子安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样子,几个人不由哑然失语,看得出来,人家对这种琉璃是真的毫不在意,就跟自己说,今天晚上我们喝一杯似的。

望着王子安的背影,几个人不由相互对视一眼,眼中不由就有了一种敬畏。

虽然,不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前辈,但实锤了,人家就是彻彻底底的世外高人啊!

不然,别说普通的人家,就算是那些达官显贵,王侯世家,谁用得起这个?

然而,还不等他们震撼完呢,眼睛就被旁边的大棚给吸引了目光。

中午走的急,没来得及盖上草苫子,那一大片的晶莹剔透,泛着微光的玻璃,更是亮瞎人的眼睛。

实在是太有钱了,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造法,这,这实在是太奢侈了!

“哦——那是大棚,这个老程他们应该知道啊,我种菜用的——吃习惯了,这天寒地冻的,没有点青菜,我真有点受不了……”

几个国公,不由齐齐捂脸,恨不得抱头痛哭。

亏自己还是什么国公,将军,跟人家一比,过得那叫什么日子啊!

穷啊!

进了屋里,坐下,几个人都还没回过身来,反而是程咬金四下里打量了一圈,有些纳闷地看了一眼王子安。

“子安,你这屋里怎么没安暖气片啊——你又不差那点钱……”

程咬金这么一说,大家才顿时反应过来,今天卖的火爆的暖气片,原来也是出自这个王子安之手啊!

怪不得这么有钱,用得起琉璃的窗子,原来人家生财有道啊,那小钱,来钱多容易啊。

就那么一小会,半个时辰也没有,就几万贯进账啊。

秦叔宝、牛进达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跟在身边的儿子,又扫了一眼站在程咬金身后的程处默和程处亮,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这师傅,无论如何也得让自家孩子拜啊。

别说学武功了,就算能学点鸡毛蒜皮的小手段,恐怕也能受用一辈子啊。

“今天辛苦大家了,先坐下喝一杯白开水,我去给整个小菜,弄个火锅,大家待会一起喝一杯——对了,小明明啊,你过来搭把手……”

王子安说着,打了个招呼,起身就走。

李承乾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神情僵硬地起身跟了出去。

小明明——

听着这个奇葩而新鲜的称呼,几个人险些被手上的水给呛着。程处默、程处亮和秦怀玉等人,更是憋得脸蛋通红,险些乐出声来。

自然没有太子打下手,做臣子的端坐喝茶的道理。

得了,大家都跟着去搭把手吧。

呼啦啦,都跟出来了。

“来,大家想吃点啥自己拔,注意点哈,别给踩坏了——怀玉,你个兔崽子,小心点,这琉璃打碎了,你赔得起吗……”

都不用王子安招呼,程咬金就熟门熟路咋咋呼呼地招呼上了。

看着大家小心翼翼,唯恐碰坏了玻璃的小模样儿,王子安忍不住嘴角偷偷抽搐了一下,都不敢在院子里待下去了,唯恐一不小心乐出声来。

人数多,时间紧,一个个炒菜实在是太耗时间,还是火锅来得方便。

配料和锅底都是现成的,青菜现摘现洗,只要羊肉和牛肉片好,就可以开动了。

看着程处默兴匆匆地拿着一把菠菜冲进来,王子安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

“你小子属土匪的吧,哪有斩草除根的,割下来,割下来,别把伤了菜根……”

这群没见识的,一个叮嘱不到就会出篓子啊。

程处默不由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滋溜就跑出去了。

“唉——我师傅说了哈,要割菜,不要拔——”

秦叔宝和牛进达不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带着根须的青菜,然后偷偷地把菜根给割下来,扔到了一旁的角落里,用脚踢了点土,盖了盖……

人多力量大,王子安一会就整好了弄好了几个下酒的小菜,火锅也开始泛起了水花。

“喜欢吃辣的,吃左边,不喜欢吃辣的,吃右边——大家随意哈……”

王子安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率先夹起一片羊肉涮了下去。

“咦——”

等秦叔宝和牛进达下筷子,他们才发现了异常。

只见面前盘子上的羊肉和牛肉,薄若蝉翼,大小均等,每一片的厚薄都几乎一模一样。

“子安,你这个是如何做出来的——”

秦叔宝忍不住坐直了身子,正色问道。

“什么怎么做出来的啊?你说这些肉片啊,当然是用刀片出来的啊……”

王子安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秦叔宝,这个前世只能在门框上看的大佬,莫非是个逗比,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

“用刀?!”

秦叔宝和牛进达望着盘子里面的羊肉和牛肉,不由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何等可怕的刀功!

以小见大啊,怪不得程处默、程处亮还有李思文这三个小兔崽子,在人家手上调教了几天,功夫就突飞猛进,但就这刀功,自己就远远不如啊。

这片肉跟刚才打架可不一样了,刚才还只能说,王子安膂力惊人,现在简直就是技近乎道了。

这是妥妥的绝顶高手啊!

不管了,不管了,待会无论如何,也得舍下这张老脸好好的请教一番,能不能更进一步,全看这次的机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