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综合其他 > 霸道公子要抢婚 > 第570章 突然就笑了

萧焱换了姿势,轻轻拍着她的背陷入回忆。

“小姑那会儿刚二十岁,大学都没毕业,对象还是个穷小子,爷爷根本看不上,非逼着她去打胎,小姑不肯,跟家里闹,绝食,争吵,自杀,能威胁的都威胁了一遍,爷爷就是不松口,后来还是我爸,不知道怎么说动了她,就同意打胎了,小姑小我爸两岁,我爸那会儿也刚订婚,就跟我妈一块儿送她去了医院,小姑喜欢的那个男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就往医院这边赶,谁知道半路上出了事儿,人就没了,小姑那会儿刚进手术室,知道这消息,跳下手术台就往楼下跑,

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孩子也没了……”

说完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过了许久,萧萧才问道,

“她没想着跟他分开是吗?”

“应该还爱,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小姑因为这件事,怨恨爷爷,怨恨我爸妈,这么多年了,从未解开过,后来对爷爷安排的婚事也没有什么感觉,不爱不恨,小姑夫是个好人,只可惜……”

“你怎么知道的?”

“三哥说的,事发那会儿,他已经记事了,但是这件事成了萧家的禁忌,没人敢提。”

萧萧没说话,心中有些怅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出触碰的伤疤,她不怪萧妍,这种事情谁也不能轻易释然,间接害死爱人跟孩子的是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这才是她最痛苦的事吧。

萧妍一直到了第二天才醒来,萧萧那会儿正趴在床头,本来就浅眠,已察觉动静,就醒了,愣了一下,才发现萧妍已经睁开了眼睛,连忙道,

“妈,你醒了?”

萧妍看着她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

“这是在医院呀?”

“嗯,你昨天昏倒了。”

萧妍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

“要喝水吗?”

“嗯。”

水喝了一口,萧焱就皱着眉躲开了,吞咽的动作,让她的喉管无比难受,癌细胞已经扩撒的到处都是了。

她没有跟萧萧说这些,只是问道,

“就你一个人在这儿?”

“昨天大家都来了,萧焱在这儿陪着,刚刚我让他回去了。”

萧妍又是好一会儿不说话,萧萧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道,

“我去叫医生过来看看吧。”

“等等。”

萧妍叫住她,眼神有些复杂,过了会儿,才问道,

“你什么时候跟萧焱关系这么好?”

萧萧一怔,垂下了双眸,嘴唇不由得抿成一条线,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我上大学一直是萧焱在帮忙。”

说完就出去叫医生去了,她不擅长说谎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医生检查那会儿,她就呆在走廊上发呆,等医生出来的时候,才回过神。

“医生,我母亲怎么样了?”

“她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很平静,你们有空多陪陪她吧,吃东西,给她吃流食吧,过几天可能这个也吃不成了。”

萧萧在原地怔了怔,久久没动。

等她进去的时候,萧妍有睡着了,面色看上去很平静,跟萧萧想的一样,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了,这种结果,对她来说,是种解脱吧。

每天都有人来看望,礼品拿了一大推,说着客套的话,眼神里都是怜悯,萧妍很平静,甚至还能露出一个笑,萧萧却担心起来,她越是这样,让人越是不放心。

萧焱隔三差五会来医院帮帮他,已经开始工作了,他又开始忙碌起来,因为萧妍的病,萧萧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希望能陪她走完生命最后一程。

元宵节过后,萧妍就不能吃流食了,每天只能打营养针,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就剩一副骨架似的,躺在床上,有时候夜里醒来,萧萧看见了,会觉得有些恐怖。

老爷子身体不好,来了两次就不再来了,父女俩无话说。

有一天,萧妍突然对她说道,

“萧萧,你恨不恨我?”

萧萧一愣,垂下眸子,摇摇头,

“不恨,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还在某个角落里挣扎的活着,甚至可能连生存都是问题。”

萧妍笑了笑,目光有些苍凉。

“我对你不好,对你爸爸也不好,其实我早就忘了怎么对一个人好,活着真累。”

萧萧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活着哪儿能不累呢,可你总纠结着过去不是更累吗,但是这话,她没资格说,她不知道那个人,那个孩子在萧妍心中的分量,就无权说这些话。

“你喜欢萧焱是不是?”

她又换了一个话题,萧萧顿住动作,起身收拾桌上的药盒,避而不答。

“我看得出来,应该说我很早就看出来了。”

萧妍自顾自的笑了笑,叹了口气道,

“萧家水深,这里根本不适合你,等我离开后,你也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萧萧怔了怔,没想到萧妍会跟她说这么一番话,心中有一种微妙的,类似感动的情绪在蔓延,她坐下来,帮她捋了捋头发,轻声道,

“妈妈,我不知道你曾经受过什么伤害,但是我不欣赏你这样过自己的一生你明白吗?你这样,难过的只能说关心的你的人,你大概不知道吧有好几次,我撞见爸爸一个人在客厅喝酒,喝完了就去院子里,怕酒气吵醒你。”

萧妍怔了怔,突然就笑了,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许久才发出一个声音。

“他是个傻瓜,我也是个傻瓜,都是傻瓜,傻瓜……”

萧萧没再说话,将垃圾拿起来,出去了。

扔掉东西,她坐在长廊上没有进去,有些事情看淡了,也就这样了,她只希望萧妍能平平安安的离开。

正想着,胃里突然涌起一阵恶心,萧萧皱了皱眉,猛地起身就往卫生间跑,翻江倒海一般,吐了一番,萧萧站在洗手台边洗了洗,看着镜子里憔悴的女孩儿,疲惫不堪。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胃里一直犯恶心,她也没心情去看,随便吃了点药,不过症状看上去没有一点减轻的意思,她有点担心,那天匆忙回来之后,她也忘了吃药这回事,现在已经过去快四周了,突然来了这种反应,让她心里惴惴不安,如果真的是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她没跟任何人说,偷偷买了验孕棒测了一下,看到结果的时候,脸都白了,真的是怀上了,一阵迷茫袭上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告诉萧焱,这个时候显然不合适,打掉,更不合适,这个时候打胎肯定会被怀疑,那么只能等事情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