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综合其他 > 霸道公子要抢婚 > 第573章 她扫了一眼萧父

“也许没我们想的那么坏。”

“但愿吧。”

医院。

念念对这个地方有些抵触,他在这种地方呆的时间太长了,这个地方留给他的阴影还未消除,所以一进来,他就紧绷着脸,一句话不说。

萧焱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他心里也很乱,霍遇不会拿这种事跟他开玩笑,所以那些话一定是萧萧说的,这就是萧萧当年离开的原因,这就是他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

萧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即便觉得这是扯淡,但是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畏惧,怕这成真。

“爸爸,我们回去好不好?”

一屋子的白大褂,让念念特别不舒服,忍不住抓住萧焱的手,轻声哀求。

“我不想呆在这里。”

萧焱回神,弯腰将念念抱起来,勉强笑了笑,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低声道,

“念念,最近你身体恢复的很好,但是爸爸还是不太放心,所以我们要做个检查知道吗,一会儿要抱着爸爸,不要去看,等忽护-士姐姐抽点血,我们就走好不好。”

念念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不要生病。”

“乖,不生病。”

萧焱拍拍念念的背,声音低沉温和,同时示意医生可以开始了。

抽血的过程很短,但是看着暗红的血从念念体内出来的时候,萧焱觉得心疼不已,念念却很勇敢,即便很疼,即便眼睛里的泪水都要掉下来,也一声不吭。

等抽完血,立刻扑进萧焱怀里,撒娇道,

“爸爸,好痛。”

“乖啊,爸爸给吹吹。”

把念念安慰好,交给助理,萧焱才对医生道,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母亲,检验结果出来后,直接通知我。”

“好的。”

……

“乖宝,我们回家。”

出门萧焱就将念念抱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脸蛋。

念念也亲了亲他,虽然小脸还是有些苍白。

这几天,念念不知道怎么,突然就不提萧萧了,这个进展不知道是好是坏,萧焱也不敢多问,但是念念变得很听话,特别依赖他,这让他整颗心都是柔软的。

“爸爸,你会不会把我送走?”

回家的路上,念念一直没说话,等到家的时候,念念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萧焱眉头一皱,沉声道,

“胡说什么,你是我儿子,我把你送哪儿去?”

念念笑眯眯的弯起眼睛,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回家之后,小家伙兴奋的玩了好久,最后稀里糊涂睡着了,萧焱小家伙抱回房间,才下楼问王嫂,

“这两天是不是家里来人了。”

王嫂目光有些闪躲,支支吾吾道,

“先生,我,我也不清楚。”

萧焱脸色一沉,冷声道,

“真以为我不敢辞退你?别忘了你的工资是谁发的,别人给你的好处,我有办法让你一无所有!”

王嫂脸色变得惨白惨白,哑声道,

“先生,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收,但是我,我不敢说……”

萧焱冷静下来,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

“我母亲来过是不是?”

王嫂点点头,声音有些打颤。

“我一个下人,劝不住她,又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所以我”

“她来干了什么?”

“就是单独跟小少爷处了一会儿,很快就走了。”

萧焱一手支在沙发上,捏了捏眉心,过了许久,才开口。

“你先下去吧。”

王嫂不敢多问,赶紧退下。

萧焱在外面坐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上楼在念念的房间呆了一会儿,在念念醒来之前,离开了。

当年萧萧离开后,萧焱就极少会那个家,上次订婚,也是被萧母逼得没有办法,才想了那么一出,现在回家,他只是想要个答案。

也许是赶巧,他回来的时候,萧母萧父都在家,看见萧焱的那一瞬间,萧母心里咯噔了一声,很快便回过神,问道,

“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让家里也准备一下。”

“不打算在这里吃饭。”

“混账!”

萧父将报纸扔到桌上,冷着脸看着他。

“一年到头不回家,回来还摆脸色,你给谁看的?”

“没给谁看,不想看可以不看,我说完就走。”

“小焱!”

萧母高声叫住他,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急促,“我们母子好久没见面了,别一见面就争吵好吗,中午留下来吃饭,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有什么就在这里谈!”

萧父情绪也不好,冷声道,“一个两个都是神神经经,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在一块儿商量?”

萧母还想说什么,萧父打断她,盯着萧焱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焱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以前并没有发现,现在仔细看,他的确跟萧萧有几分相像,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安,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半响不说一个字。

“没话说就闭上!别整天没事找事!”

萧父说完,就准备上楼,萧焱心头一紧,突然道,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啪”

萧母手里的杯子碎落在地,心也开了个窟窿。

萧父慢慢转过身,看着他,皱起眉,脸色也阴沉了沉。

“你胡说八道什么?”

萧焱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后退一步,转身朝门口走去,声音轻轻道,

“我也觉得自己是在胡说八道,谁知道呢。”

萧焱拉得快去得快,等他走之后,萧父久久没有回神,半响才皱着眉道,“他是回来专门质问我的?”

萧母的心很冷,她扫了一眼萧父,握紧拳头,没说话,扭头上楼了,萧父瞪着眼睛,一脸不解……

亲子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萧焱拿着鉴定书的时候,心里沉甸甸的,甚至一度想撕毁,但是最后,还是拿起来,缓慢的,翻开……

“呵呵。”

空气里传来一声低笑,有无奈,有失望,就是这个东西,让她畏惧害怕,让她自私的逃离,她甚至都没有去求证一下,就那么相信了,狗屁的亲兄妹,狗屁,全是狗屁!

亲子鉴定被撕成碎片,飘洒在空中,散落一地……

“爸爸。”

念念小声叫着,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害怕,只是远远的叫着,不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