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粉丝男友 > 第二十二章 自由的道路

不知道是不是林桓的错觉,他总感觉到从他那次唱完歌曲之后,柳若菲对他的态度就有点诡异,训练之中,更加严格了,却突然更加关心了,累了送水,大汗淋漓居然给他主动擦汗,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吗?

这种严格且认真的训练过程当中,更掺杂着一种暧昧的氛围。就连平时吃饭,待在一起训练,时时刻刻都伴随着这种诡异的气息。

第一天是这样,第二天是这样。接连好几天,差不多一个礼拜都一如既往。

作为一个恋爱初哥,林桓可能不太明白,柳若菲可能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但是作为过来人的柳阿姨,就是再清楚不过了。

男女之间的暧昧情愫往往就从这点好奇心开始。

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女神的泥足深陷可能也是从这点好奇心开始的。

一个星期的特殊训练,从身台形表,到唱歌跳舞多项全能,一个也没有少。但是真正能达到多大效果?这个谁也不知道。

至少林桓没有感觉到自己和一个星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那就是林桓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强壮了,但这种强壮,非常不明显。

不知为何,柳若菲这几天变得特别奇怪,不由自主的,时不时的,总喜欢盯着看林桓看一眼,仿佛他脸上有花一样。

有时候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少女对偶像的崇拜,一种花痴的目光。

至少林桓是这么感觉的。若是让柳若菲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知道会不会更加义正言辞的训练他。

这不禁让林桓心中暗想,这姑娘是不是有毛病?大脑瓦特了?

自从住进女神家中这一段时间来,虽然,吃的也好,住的也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照顾的服服帖帖的。但与此同时,他本人被压迫了,也相当厉害。物质即使再丰富。若是心灵无法得到自由。林桓感觉自己也不会快乐的。

正因如此,林桓无时无刻不想脱离这个地方。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千方百计的算计着从这栋豪华的别墅监狱内脱离苦海。

经过了他仔细而又缜密周详的观察,他终于发现了逃脱的道路。

原来在后院荒芜的一块草地上,有一条破旧的地道。不知道当时是故意人为留下的还是后来挖掘的。这条地道可以穿过围墙。直通墙外面的世界。

这是逃出去的第一步。

第二步的困难之处就在于别墅位于一块比较偏僻的地段。交通十分不便利,若无人驾驶车带他出去,仅凭徒步走到市区,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第二步就是,需要寻找到一个靠谱的交通工具。

交通工具林桓肯定是没有的。至今为止他连驾照都没考下来,车也买不起。哪来的交通工具。

但是一个大活人还能给尿憋死。此路不通,可以另想他法。林桓脑袋一转,果断的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蹭车。

林桓观察到,每过两天就必有一辆运输货物的车从别墅不远处的道路经过。

时间大概是每天早上六点左右。

这是去往何处的车?林桓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心里明白,这是他唯一脱离苦海的希望。

明天,这个机会就会再次出现。

俗话说的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一旦做出这个决定,林桓绝不可能放弃。

密谋的良久,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虽然心里有些不舍与女神同居的日子,但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晚上,林桓一如既往的陪同女神母女俩共进晚餐。

表情时刻维持着正常状态,没有让对方二人看出丝毫端倪。

这几天的表演课没有白学,第一次就用在了指导他的老师身上。

夜间的晚餐很平静,如同皎洁的明月也被乌云遮盖,没有一丝踪迹。

月黑风高夜,其实是林桓即将离去的最后一晚。

今晚的训练课程,林桓异常的配合,那配合的态度,有些诡异到不正常。就连女神也时不时奇怪的看她两眼,心想这人,性格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过难得林桓不喊苦不喊累,密切配合,柳若菲也没想太多,心情带着一丝愉悦,开开心心的完成了最后一晚的教导课程。

完成课程后,望着女神离去的背影,林桓眼中流露出一丝留恋与不舍。

但是想到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被温柔乡折断脊梁。

林桓快速收敛心神,集中意志,斩去心中的不舍与留恋。

透过窗户看向窗外。

漆黑的夜空,明月依旧被乌云遮盖。但是林桓眼中,那漆黑的深处,隐藏着希望之光,他的眼神散发着耀眼的神光。

……

清早五点半,林桓偷偷摸摸的收拾好东西。然后又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后院杂草间的地洞处。

掀开一块破旧的木板,露出了地下的地道洞口。

这是他的自由之道。

最后,再次看了一眼安静祥和的别墅方向。

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一咬牙,林桓果断的钻进了地道里面。

地道并不长,也就十米长不到。宽度刚好够一个成年人通行。

地道内部黑漆漆的,有点吓人,但林桓早有准备,打开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

没过两分钟,他成功的穿过了围墙。从地下钻到了围墙外面。

顺着西边的方向,向前走了五分钟路程,很快就看到了一条宽阔的马路。

这是一条人烟稀少的道路平日里基本没有车辆通行。但是,预计在十分钟之后,将会有一辆货车从这经过。

十分钟时间,有时过的很快,如白驹过隙。有时又过的很慢,仿佛度日如年。

对于此刻的林桓来说,时间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秒一秒的指针在不断摆动。

十分钟过去了。

可仍然不见车的影子到来。

林桓心里一个咯噔。十分担心这车,临时有变不会来了。

此时已无路可退,只能继续等待。

又过了十分钟。

就在这漫长而又焦急的等待之中。一辆破旧的货车的身影缓缓开来。

终于来了。

林桓远远看见车的轮廓,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